Fermin Chi!

Cowabunga

©Fermin Chi!
Powered by LOFTER

If I die young


(一)

在那河流两岸

大麦与黑麦竞生河畔

覆盖莽原,遥接长天

一条通途,穿越田间

通往塔楼林立的卡米洛特

行人如织,熙来攘往

凝眸百合盛放

在那环岛四方

那是岛屿夏洛特

柳木泛白,山杨轻颤

微风向晚,扬波送澜

涌流湍湍,清漪涟涟

水波萦回,轻拍岛岸

流向城堡卡米洛特

灰墙环绕,塔楼林立

繁花俯瞰,如簇如织

岛屿寂寥,无声荫蔽

小岛姑娘夏洛特

青青的河沿,柳荫掩映

满载的驳船,缓缓前行

徐行的马群,无人牵领

疾驰的小舟,风帆轻盈

顺流而下卡米洛特

谁曾看她招手致意?

谁曾见她窗前驻立?

谁又知晓她的名字?

她的芳名夏洛特

早起开镰的刈麦人

在那芒刺丛生的麦垦

听到歌声欢愉,回转浮沉

随河蔓延,清丽可闻

直达塔城卡米洛特

月亮高悬,刈夫疲惫

麦垛堆叠,高风劲吹

聆听,私语“这是娇美姑娘夏洛特”

(二)

她潜心纺织,昼夜不息

编一张魔网,纹章艳丽

她早已听闻一句窃语

诅咒将应验如若俯视

那座城堡卡米洛特

她不知道诅咒为何

心无旁骛,纺织不辍

别无他求,心如沉舸

这就是小岛姑娘夏洛特

她有一面魔镜,光洁明亮

此去经年,高悬上方

大千世界,映影成像

一条大道,就在近旁

蜿蜒通向卡米洛特

她看到河面波涛暗涌水涡飞旋

村野荒蛮民风彪悍

市井女子身披红衫

他们擦肩而过夏洛特

时而看到成群少女喜气洋洋

修道院长驭马徜徉

时而瞥见卷发少年悠然牧羊

长发小童身着红装

走向城堡卡米洛特

宝蓝魔镜,时有影像出入

骑士成双,结成行伍

锦书无托,衷肠难诉

这就是小岛姑娘夏洛特

依然醉心编织魔网

织出镜中神奇景象

在那静夜天长

有伴着乐声、羽饰同火光

送葬前往卡米洛特

还有皓月当空

新婚爱侣情话喁喁

她顾影自叹“我已厌倦这虚幻的影踪”

这就是小岛姑娘夏洛特

(三)

距她的闺房一箭之遥

他在麦垛间策马奔跑

叶染骄阳,熠熠闪耀

黄铜护甲,如火燃烧

这是英勇骑士兰斯洛特

他的盾牌上有位女子

十字军骑士长跪不起

盾甲闪耀映染金色大地

咫尺天涯夏洛特

华美马鞍,绚丽夺目

宛若繁星,光彩如瀑

缀点星河,灿烂满布

马铃清脆,畅快欢舞

扬鞭奔向卡米洛特

从他那斑斓的绶带悬垂

一把银色号角硕大奇伟

一路策马骑行鸣甲响盔

咫尺天涯夏洛特

碧空如洗,天光潋滟

流光溢彩,闪耀马鞍

头盔饰羽,色彩斑斓

仿若烈焰,熊熊点燃

他正驱马前往卡米洛特

如同穿越紫色苍穹

信马由缰星辉之中

流星曳尾划破长空

掠过寂寥小岛夏洛特

他光洁的额头映着日光

战马驰骋,马蹄锃亮

乌黑卷发,随风轻扬

起伏飘逸,头盔下方

他正驱马奔向卡米洛特

驰过岛岸,飞掠小河

他的身影被魔镜捕捉

河面传来欢愉之歌

歌声来自兰斯洛特

她离开织机,撇下魔网

疾步奔走,踱向小窗

正望见那睡莲绽放

和头盔羽饰的片羽吉光

她不禁望向卡米洛特

魔网飞出窗外,散落原野

魔镜分崩离析,四分五裂

诅咒已然降临,难逃此劫

小岛姑娘夏洛特

(四)

狂暴的东风一阵紧似一阵

枯黄的树林萎靡沉沦

河水翻涌,如诉如怨

天空低沉,大雨倾盆

风雨交加卡米洛特

她离开绣房寻一叶小舟

在一棵柳树下放舟漂游

一行文字镌在船首

小岛姑娘夏洛特

苍茫的河面幽暗昏沉

像无畏的先知冥思出神

仿佛参透所有厄运

她的面颊苍白困顿

望向城堡卡米洛特

暮色四合,黯淡了天光

她解开舟索躺靠船上

开阔河流载她漂向远方

小岛姑娘夏洛特

躺在船上,裹着雪白素袍

衣袂翩跹随风飘摇

落叶纷飞将她缭绕

一同潜入暗夜喧嚣

她顺流而下漂往卡米洛特

小小舟船,随波逐流

流经田野,穿越柳丘

天鹅之歌,袅袅幽幽

小岛姑娘夏洛特

那一曲颂歌,圣洁哀伤

时而低沉,时而高亢

直到鲜血凝殷,不再流淌

直到眸光黯淡,眼睛闭上

至死朝向塔楼林立的卡米洛特

她随着潮涌顺流向前

尚未抵达第一个屋檐

便在歌声中长眠

小岛姑娘夏洛特

高塔和阳台漂过她的身旁

途经两岸的苑墙和长廊

所到之处绽放流光

高屋林立惨白惊慌

沉寂之城卡米洛特

人群聚拢,云集码头

有市民骑士,有贵妇公侯

得知她的芳名在那船首

是为小岛姑娘夏洛特

她是何人?来自何方?

近旁宫殿,灯火辉煌

王室欢宴,杳无声响

勇武骑士,满心恐慌

虔诚祈祷卡米洛特

唯有兰斯洛特沉思片晌

低吟道,“她有一副娇美的面庞

仁慈的上帝赋予她优雅端庄,

她是小岛姑娘夏洛特。”

评论
热度(2)